看到请催尼德普娶我

我就是那个焚琴烹鹤还要写首打油诗来赞叹其肉质鲜美的混球幸会呐

【楼诚】短暂的别离,是为了再一次重聚。

就说为什么热度那么少,原来是我没有加标签哦(⊙o⊙),好了再发一次~应该会有后续吧!转世梗来一发(๑•̀ω•́๑)
青瓷,我以你的上级眼睛蛇的身份命令你,立即转移到香港潜伏起来,等待和中共地下党取得联系,听明白了么?
大哥,让我……
青瓷!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
立即执行!
是!
雨淅淅沥沥地连着下了几天,不见太阳衣服总是潮湿的,坐着写了一会儿字便觉得冷,也不知道阿诚把厚一点的衣服放在哪里了,干脆跑到床上裹着被子才感觉到了暖意。
离了阿诚真是不行,自己泡的咖啡总是很苦,很涩。总是和阿诚泡的差一些,又不知道差在哪里。到底在哪里呢?大概他就是要我惦记着他吧,才让我喝不下别人泡的咖啡,连自己也照顾不好,让我再也离不开他了。
也不知阿诚此时是否平安到达了香港。
思及此,又不由皱了皱眉头,此时的祖国风雨飘摇,战乱不断,无论是上海这座孤岛,还是尚且太平的香港,到处都是人心惶惶,不得安宁。
在这乱世之中,谁又能独善其身呢。更何况是像我们这样潜伏在敌后的战士呢?
把阿诚调去香港说到底还是自己的私心作祟,我已经失去了最最敬爱的大姐,若是连阿诚都葬送在自己手里,怕是再无力撑到抗战胜利的那一天了吧。
阿诚,原谅我的自私,好好活下去…...
替我好好地活着。
“大哥……”
恍惚间听到了熟悉的的声音,但我不敢确认,明明那样熟悉,那样温柔的口气,依赖的样子,好看的笑容……可是应该再也见不到了吧?
“大哥……我回来了”这一次,无论如何我不会再走了。
阿诚蹲下来握住大哥的手,那么冰,就知道他照顾不好自己,天气冷了也不知道加衣,一进来就看见大哥在床上裹着被子,阿诚从未见过大哥如此颓废的样子,平时笔直的背现在驮着,一丝不苟的头发现在也散乱着。
指尖抚上明楼已有白发的鬓角,“大哥,我回来了,无论如何我不会再走了……”明楼涣散的瞳孔渐渐收紧聚焦,眼神由空洞变成不敢置信再变成震怒。
“你!你怎么敢!!”明楼身体止不住地颤抖,连怒吼都变得颤抖。
“大哥,你当初支开我的时候就应该抱着必死的决心了吧?你既然都敢抛开我自己寻死我又为何不能与你共同生死!”
明诚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察觉,恨自己把一切都想得太简单……
如果这不是分别,而是永别……
“同生共死?我说了算还是你说了算,我要你去香港潜伏起来,等待时机与中共地下党取得联系,你这是不服从命令!”
“此次计划留眼镜蛇一人在上海风险太大,经上级慎重考虑,副官青瓷取消去香港的撤离,陪同眼镜蛇守在上海,眼镜蛇是个死钉子,必须长久锲下去。这是上级的决定。”不惜一切代价,必要的时候可牺牲青瓷。最后一句话,明诚没有说出来。
“你敢越级打报告,反了你了!你真当我不舍得罚你吗?”
“即使大哥要打要罚,我也义无反顾”明诚在明楼面前直挺挺地跪下,一字一句铿锵有力,当真是义无反顾……
“你翅膀硬了,不听大哥的话了是吗?好,很好,你不是要受罚吗,如果任务失败,你必须立马撤离上海,前往香港,与你的新上线取得联系,代替我,活下去。这就是我给你的处罚,必须执行,听明白了吗!”明楼扶额,气息虚弱。
“是!”
“起来吧。”
地上冰凉坚硬,才跪一会儿寒气仿佛就摄入骨髓,起来的时候还有些踉跄 ,当真是不得不服老啊。
明楼到底还是心疼,把明诚扶到床上,年轻的时候不注意,到年纪身体就开始报复,明诚肩上的病根也算是落下了,一到这样的天气就酸疼,明诚不说,不代表明楼不知道,明楼一把把明诚扯过来罩在怀里,两颗跳动的心就这样紧紧贴在一起,两具不再年轻的身体相互取暖,或许就是因为贪恋这样温暖,所以才不愿松手,不愿放弃哪怕一点点希望。
“阿诚,我爱你,我真的很幸运……这辈子可以遇见你,与你相爱,真的很幸运……”
明楼从来没有这么直白的表达过自己的感情,从来都是深沉蕴藉。
“我也同样很幸运,能够被你解救,与你同行,与你相爱。”阿诚深深地望着明楼,眼神从来都不掩饰爱意,倒是让明楼乱了阵脚,从陷进去就再也出不来了。
此刻语言已经显得苍白,当明诚声音嘶哑叫也叫不出来的时候,只是无力的起伏跌落,任由欲望支配身体,大脑放空,什么都不必去想,这一刻,他们是在一起的,就够了。
“青瓷牺牲,眼镜蛇继续潜伏”
明楼把电报翻译了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最后起身离开,如果要说有什么不同,就像是身体里什么东西被抽走,用行尸走肉形容他最贴切不过。
日本人其实早就不再信任明楼,过不了几日就随便找了个什么罪名按在明楼头上,拷打几番也问不出什么,索性扔在牢里不管不顾。
这样的下场也不算太惨吧,明楼自嘲。
阿诚还是怪我的吧,不然为什么要这样惩罚我,明知道我没有他不行的,偏偏要留我一个人,不过还好,马上又要重逢了。
明楼慢慢阖上沉重的眼皮,终于,可以休息了。
明楼的尸体是在隔天早上被发现的,就用草席一卷葬在后山了,葬他的士兵想不通为什么将死之人会露出这样满足的笑容,是有多厌恶这个世界,还是有什么要见的人。
短暂的分离,是为了再一次重聚。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