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请催尼德普娶我

我就是那个焚琴烹鹤还要写首打油诗来赞叹其肉质鲜美的混球幸会呐

蔺靖日常小甜饼

“蔺阁主好大的排场,这偌大的皇宫就装不下你这尊大佛,偏要回那琅琊阁去”
“景琰美人莫要生气呀!你这皇位也夺了,江山也稳了,我总该要忙活我的事了吧!”
“那你说说,山中何事?”
“松花酿酒,春水煎茶,人间有味是清欢呐!还有最重要的我那鸽子没人管呐!”
“那你便去吧!”美人儿别过头,一副我可没有闹别扭的样子。
数日
“蔺晨!!胡闹,庭生还只是个孩子,怎能担此大任?”
“也只有你还把他当孩子,这些年他的成长我是看在眼里的,战功赫赫不说就是政绩也尤为突出,尤其为人处事,比你圆滑多了,而且他也不小了,你说有何不可?”见景琰不说话,蔺晨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我说啊,你也该放手过自己的清闲日子了。”
“可是……这皇宫如此之大,江山不需要我了,我更没有理由留住你了,往后该有多无聊啊!”萧景琰喃喃道。
“萧景琰!你榆木脑袋啊!我谋划了这么多可不是为了让你在这宫中老死的!”蔺晨扶额,虽说此人愚笨有愚笨的好处,可是怎么就是这么心累呢?
“你得陪我去琅琊阁,赏花赏月,喝酒吃茶,陪我双鬓斑白,老眼昏花才行!”
话说先皇刚一退位,先不急着享享太上皇的清福,反倒跟他的谋臣一起去了琅琊阁这是为哪般?且不说那蔺阁主起的是哪门子的旖旎心思,就是年过半百这身材板儿禁不禁得起折腾啊,每日卧床不起还脾气愈发暴躁那更是后话了。
“草民知错了,还请太上皇从轻发落啊!”
这厮还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丝毫没有悔改的意思,当初就不该轻信了这卑鄙小人的哄骗,也罢也罢……谁让我偏偏看上他的卑鄙呢?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