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请催尼德普娶我

我就是那个焚琴烹鹤还要写首打油诗来赞叹其肉质鲜美的混球幸会呐

【楼诚】非你不可4

非你不可4
明楼立马冷静下来
“你到底要干什么!”明楼冷冷开口
王天风也不再拖延,起身走到明楼跟前,轻声开口道,“明秘书长呢?怎么不见他人?”
明楼几乎是立刻跳了起来,抓住王天风的衣领
“你把阿诚怎么了?”明楼心里暗骂自己疏忽大意
如果阿诚有半点闪失,他一定不会放过王天风,更不会原谅自己
王天风看见了明楼眼里的愤怒,自责,担忧,焦急
完全方寸大乱
“你别急啊,给你看个东西”
王天风拿出一叠照片,扔在明楼脚下
明楼弯下腰去,捡起照片
照片里是他的阿诚
照的都是阿诚发情失控,难忍情欲的样子,四肢都被铁链捆在一起,阿诚被逼哭的样子生生揪扯着明楼的心
明楼举枪对着王天风的脑袋,他现在恨不得立刻毙了他
“你以为我不会杀了你么?”明楼失控吼了出来
“你可以杀了我,可你一辈子都别想再见到他!”王天风丝毫不在意自己脑袋还保不保的住
明楼再无话可说
“放心,我没有把他怎么样”王天风轻笑“我只是让他跪在我面前,求我给他抑制剂”
“没想到你这么狠心,竟用明诚来威胁我”明楼声音嘶哑低沉,这样一句话,几乎用光了他所有的力气,明楼颓废地瘫坐在地上,
现在的明长官,那还有人前威风凛凛的样子,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此时布满了血丝,红的吓人。他手里紧紧攥着
照片
“我也不忍心,可谁叫你不配合呢?”王天风见好就收,开出条件
“我已经认输了,你还想怎样?”话说到这个地步,明楼当然知道这疯子想要什么,只是不能,不能…
“你知道我要什么,我要死间计划的指挥权”王天风可不吃这一套
“不可能,我来指挥死间计划是经过讨论之后,最保险的方案,我就算同意了,也过不了老师那一关!”
“只要你不说,谁会知道,而且只要计划成功了,谁死不都是一样的!”
“我说过了,不可能!”
“我来不是找你商量,我来之前已经给明诚注射了催化剂,你没有选择”王天风没有耐心再与明楼绕弯子,亮出了底牌
“你疯了!你这么能这么对阿诚!你怎么忍心?”明楼实在想不到王天风会这么疯狂
“这就是我送给你的大礼。”
“你!!真是不可理喻,真是个疯子!”
“是啊,明诚把你当作他的信仰,他的光,这是我这个疯子无论如何也不能企及的,他离不开你,所有你不能死!我要你陪他,把我不能陪他走的路走完。”王天风冷漠刚毅的脸上难得出现了一次温柔的笑容
明楼心中震撼不已
人人都说这毒蜂做派阴险毒辣,性格狡猾多疑,可谁能想到他也会对一个人用情如此之深,如此之痴。
人人都叫他疯子,是军校里培养出无数王牌特工魔鬼教官,是让日本人闻风丧胆的毒蜂,他柔情似水的一面只对一人。
明楼明白他心中执念,更明白他这就是为了送死。
而自己,无论站在什么角度,都无法再阻止他
“抗战必胜!”明楼站起身,伸出手来
王天风知明楼这是同意了
“抗战必胜!”王天风用力握住明楼的手。
王天风留下了地址和钥匙,从窗户跃下,消失在街角。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