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请催尼德普娶我

我就是那个焚琴烹鹤还要写首打油诗来赞叹其肉质鲜美的混球幸会呐

【楼诚】非你不可3

非你不可3
两个小时后,会议终于结束了。
明楼早就不耐烦了,却还是保持着完美的微笑与那些政客周旋
这样的伪装生活早就造就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明楼,虚伪,奸诈,八面玲珑,一脸运筹帷幄的笑意,在日本人,国共两党间表现的游刃有余,毫无破绽。
可他厌恶这样的自己,他是想为国尽力,哪怕是战死在战场上,也不想这样带着面具活着。
可,这是无法选择的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可回到办公室,明楼就有点笑不出了
有人在办事室里
明楼转身将门落了锁,手举起枪,一步步谨慎地向里走去。
“明长官,这么多年不见,别来无恙啊。”
明楼心中一惊,王天风!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既然知道了来人是谁,明楼就恢复了镇定,从容地走进去
“有劳王教官挂心了,我好的很。”明楼神经一刻也不敢放松,随时准备拔枪,毕竟谁也不知道这疯子要干什么。
双毒交锋,必有一伤
而今天,王天风是带着可以刺伤这条毒蛇的利刃,是他的七寸,他的软肋
就凭这,王天风赢定了
王天风坐在明楼的办公椅上,把腿翘到明楼的办公桌上,还倒上了点明楼私藏在柜子里的红酒,手里还轻轻晃着高脚杯,如血般浓稠殷红的液体更映得王天风眼神嗜血
“明长官的确是很会享受,这皮椅坐得的确是舒服,还可以喝点红酒,也难怪你会不惜一切手段,,也要争取这个位置。”王天风抬起头,似笑非笑地望着明楼
“那件事情我已经不想再解释了,你要是没有什么其他事情,就请你离开!”明楼已经不想再听这个疯子胡说八道了,毫不客气开始赶人
“我当然有事了,我可给你准备了一份大礼。”王天风很满意明楼这个反应
毕竟能让冷静如明楼的人发怒,也是要够胆的
如果手上没有一点筹码,王天风也不敢这么放肆。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