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请催尼德普娶我

我就是那个焚琴烹鹤还要写首打油诗来赞叹其肉质鲜美的混球幸会呐

【楼诚】非你不可2

非你不可2
今天明楼长官破天荒地上班迟到了
明诚昨天一夜未归,没有人叫明长官起床(其实大姐和明台都叫了,但是叫!不!起!来!!)
大姐:阿诚啊,你辛苦了…
没有明诚在明楼自理能力为零
站在镜子前摆弄了半天领带却一点头绪也没有,于是果断选择向大姐求助。
“昨天明诚怎么没有回来呀?你也不关心关心!是不是你又什么话惹阿诚不高兴了?”
“没有啊,大姐”明楼心里委屈
“还说没有,阿诚那么听话不回家怎么会不打电话回来,肯定是你的问题!你我还不知道呀!一点都不晓得体贴人,昨天明台还问他阿诚哥呢!”明镜嗔怪地瞪着明楼,她这个弟弟呀…
“阿诚那么好的孩子跟着你,你也不表态,难道还要阿诚主动啊?”
明镜想起阿诚十岁那年来明家的时候,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就怯怯地望着她,声音甜甜软软地叫大姐,明镜真是打心眼你喜欢这个孩子。早已经认定了这个弟媳。
可一想到阿诚以前受过的苦,明镜鼻子就酸了,说话也几度哽咽。
“是是是!我一点都不知道体贴人,阿诚听话,明台知道体贴人,都是大姐教育有方!我有错,我改!”明楼当然知道大姐心中所想,嬉皮笑脸地逗大姐高兴
明镜终于破涕为笑,作势要打明楼,手却轻轻落下,整理明楼的衣领,
“哎…阿诚是个好孩子,你可要好好对他呀!”明镜又一再嘱咐
“知道啦大姐!”
终于系好了
“大姐我去上班了。”明楼转身欲走
“我话还没说完呢”
“大姐,我上班要迟到啦…”明楼欲哭无泪
“迟到怎么了!这汉奸有什么可做的呀,这么大的明氏供不下你这尊大佛啊!”大姐白了他一眼
“我可告诉你,今天晚上你要是不能把阿诚带回来,你也别回来了,听见没有?”
“大姐我走啦!”话还没说完,明楼就没影了。
“嘿,这孩子…”明镜无奈地摇摇头
迟到了五十四分钟,经济科所有人都在等他来开会,可他就这么雄赳赳,气昂昂地走进去,一副你能耐我何的样子。
整场会议下来,虽然口里说着上海经济如何复苏,现在政治环境对经济的影响云云,说得头头是道,可心里却在想阿诚到底去哪里了?
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了?
开什么玩笑,明楼是相信阿诚的实力的,就算把上海翻过来,也找不出能伤明诚性命的人,从来只有他欺负别人,还没有人敢欺负到他头上。
难道接到任务了?
不可能啊!就算有任务也不可能越过上级执行啊?
难道说阿诚真的吃醋了?∑(゚Д゚)
最近和汪曼春见面的次数确实多了些。
但那都是工作需要,阿诚你听我解释嘛~…>_<…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