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请催尼德普娶我

我就是那个焚琴烹鹤还要写首打油诗来赞叹其肉质鲜美的混球幸会呐

【楼诚】非你不可1

(ABO 风诚 楼诚 风台 先虐后甜 坚持HE)
这是我第一次写楼诚的文,之前一直看别人写的,终于自己忍不住啦^_^,写了这篇非你不可,脑洞大,文笔渣,私设多,时间和情节上也有和电视剧有出入的地方。还望大家海涵。相信我,一切只为最后的美好结局!!
好啦!废话不多说了。希望大家看文愉快(^O^)
====================================

“先生,你的东西掉了。”
一位身穿长款风衣的男子叫住明诚,从地上捡起明诚掉在地上的皮夹递给他。
这声音…竟莫名觉得熟悉,可一时间却想不起是谁。
那名男子带着帽子,又比明诚矮一些。明诚又觉得这么打量别人不太礼貌,便作罢。
“谢谢先生。”明诚接过皮夹,转身欲走。身后那位先生又开口到。
“还是这么丢三落四,以前我是怎么教你的?”
王天风!!
还未来得及回头,后颈就受到重击,明诚瞬间失去意识,身子一软,向后倒去。
====================================
“笃 笃 笃…”敲门声打破平静,“明长官,有几份文件需要签字。”
“进来…”明楼的声音里透着疲惫,明秘书长旷了一下午的班。秘书处那些个酒囊饭袋什么文件都往这里送,下午比平时的工作就大了好几倍。一下午不停在发脾气,现在都无力再大声说话了。
明长官现在可算是体会到了自家阿诚有多能干了。也不枉这些年的悉心栽培。
“明诚呢?一下午不见人影。”明楼一边批阅文件,一边问道。
“不知道,从中午开始就没看见了。”刘秘书小心回答,生怕明楼又炸了。
“什么都不知道,要你有什么用?”但是很不幸,刘秘书又无辜躺枪了。(刘秘书os:你家阿诚管我要干嘛,我哪里知道嘛!😭)
“这样的文件我怎么签字?拿回去改,改完再下班。”说完就拿起外套,转身绝尘而去。留下一堆烂摊子和欲哭无泪的刘秘书。
====================================
刚从混沌中醒来头就开始痛,那种撕裂的感觉就像是有人在他的身体里,一点点用手把他的肌肉从骨头上剥离下来。
这是哪儿?
几乎所有通风的窗口都被封死,阴暗又潮湿。
从封闭的窗户边透出的一点光线可以看出这里是个废弃的木材仓库,浑浊的空气中都是铁锈和木头腐烂的气味。
“嘶…”明诚想起身却发现自己的四肢都被铁链捆在一起。对着光线可以看到手腕,脚踝处都有大片的淤青和勒痕。无一不提醒自己曾用力挣扎过。可记忆却在被王天风击晕的那一刻停止。记忆出现空白让明诚心里开始感到恐惧。
明诚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意识才开始慢慢恢复。
明诚现在浑身都酸痛不已,衣服皱巴巴地粘着汗水贴在皮肤上。胯下黏糊糊地好不舒服,感觉像是精液。
发情期?
细想一下,自己的发情期确实就在这几天。
这疯子!竟然让自己在他面前度过发情期!
他究竟要干什么?
明诚情绪激动又引起头痛,似乎比刚才更严重了。
满脑子的疑问因为头痛而无法再思考,为了保存体力,只好再次冷静下来。
这样空等下去不是办法,必须要把想办法出去。

评论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