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半仙还是个老艺术家

我就是那个焚琴烹鹤还要写首打油诗来赞叹其肉质鲜美的混球幸会呐

【GGAD】我的班长切开黑(3)

第一章stray birds of summer

第三节

先来几个保命声明,一,我既不懂英国历史也不懂古籍的任何相关的知识,所有根据我查到的零散的资料写的都可能存在错误,欢迎指正。二,撕书的描写和阿不思那一段内心描写并不是不尊重书本的意思,只是借由这件事情侧面突出阿不思的价值观。三,私设众多,请不要和我说原著,(巴希达是童年阴影……

一觉醒来,阿不思发现自己,落枕了……

用别扭的姿势玩手机入睡,以后这种事再也不能干了……

阿不思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卷毛在洗手间望着镜子里有点滑稽的自己,瞬间烦躁得不行。

会被嘲笑的吧

脑海中马上浮现出昨天盖勒特打量他的全身,最后发出的一声嘁……

一定会被嘲笑的啊啊啊啊啊!!!

不对,为什么要在意那个混蛋的看法,我就是要顶着鸡窝头穿着带着破洞的衣服歪着个脖子去碍他的眼!

正给自己加油打气的时候,门外传开了汽车鸣笛的声音,阿不思觉得纳闷,屁大的小镇连自行车都很少哪来的车啊。

往外看就看到了在一排排吵杂喧闹的买菜摊占据的街边别扭的挤进了一辆黑色轿车,阿不思站在窗边还在想这是谁家事业有成的儿子回来啦,直到他第四次鸣笛的时候阿不思才醒悟过来站在车旁边的叔叔不就是昨天送他回来的司机吗,连忙跑了出去。

“邓布利多少爷,您好,您的车到了”

是盖勒特吗,算他还有点良心

“等等,我去拿包”

上次上山连看风景的心情都没有,这次坐在车上望着窗外发呆居然还觉得有点无聊,上次空着肚子坐车到晕晕乎乎地差点吐在了车里,这次出门前吃了早餐还特意抓了几块饼干随身带着,还是笔直地坐在座位上动都不敢动,赔钱是小事,但我们人穷但志不能穷!不能让人家看笑话!

终于到了大门口,还是上次那位阿姨等在门口给他们开门,这次他不用走那条长廊了,而是被车直接带进了后面停车场。

下车向司机道谢之后,司机微笑颔首之后转身就走了留阿不思一人在后门游荡,好在阿不思在车上的时候特意记了一下上次走完长廊后来到的那栋房子的大概位置,往回走了四五分钟才远远地看到了一个尖角,这比从前面走还要远的多,他都怀疑这是有人合起伙要整他了,阿不思把包甩到身后,认命地开始往那个方向走,二十分钟后才终于看到了房子的全貌。

看样子是就是那一栋,其实不怎么好认,外观上与其他看起来差不多,但是这一栋比其他的都要有烟火气一些,后院种的香料蔬菜,窗台垂到地下的吊兰,扫落叶的扫帚,空处竹竿上晒着的床单,仿佛与他身边的寻常人家的房子一样,房子都讲着故事。

后门是敞着的,还有食物的香气随着风阵阵飘来。

他好久没有想起爸妈了,抽屉里那张泛黄发脆的旧照片里,一家人站着的后面,也是这样的老房子,仿佛下一秒就可以听见妹妹和弟弟客厅开着动画片的声音,爸爸在前院建起的秋千还没完工,开了瓶啤酒去给在厨房做菜的妈妈捣乱。

阿不思鼻头有些发酸,他都从来不是什么多愁善感的人,触景生情这种事情更是不可能,不知道今天哪根筋不对。

阿不思不知道要叫谁,只好象征性地在门上敲了敲就进去了。

“是阿不思么,快进来快进来,怎么就你一个人呀,你看见安娜了么?让她去门口等你。”昨天那位夫人从后面的一个房间里冒出头来,热切地打招呼。

“是昨天的那个阿姨么?我看到了,但是司机带我去了后面停车场了。”她的声音充满着活力和关爱,倒让他有些无所适从。

“老皮特么?哎都嘱咐了他好好照顾你了,怎么让你一个人走过来啊,你迷路了么?”

“没有没有!我记得这栋房子,没有迷路。”

“那就好,快先坐下!等我把炉子关了陪我聊会儿天好么?”说着又从那扇门后面消失不见了。

阿不思也不知道坐在哪里好,只好在大厅里四处看看,书柜里有很多第一版的历史文献,有些甚至是原稿,阿不思只是历史课上略有了解,却也在这里看花了眼睛,还不由自主地发出了赞叹声。

夫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他的身后,“你对历史感兴趣么,这些书你都可以随意看看,看到感兴趣的可以带回家读。”

“不用了阿姨,你这些书都很宝贵吧,我又不怎么懂保护古籍,要是弄坏了岂不可惜了。”

告诉你个秘密吧,其实我也不知道拿他们怎么办,这都是别人陆陆续续送给我的,喏,我都拿来垫桌脚了。”夫人俯下身装作神秘的说道,说完指了指旁边的书桌,确实,砖头厚的古籍就被撕开一边垫了一半。阿不思反倒并没有感到不解,书本来就是文字的载体,知识传播的工具。费大力气收藏首版还不如好好精读几遍真正领悟作者所要表达的意思才不是因小失大。

既然得到了同意,阿不思也不是什么故作矜持的人,拿着夫人推荐的适合入门的几本就心满意足地塞进书包了。

“我还没做自我介绍吧,我叫巴希达,巴希达·巴沙特,是盖勒特姑妈,你也可以叫我姑妈。”

巴希达……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等等,这不是他们英国史教科书上主编的名字,等等等等……好像这一切就说的通了,刚刚还纳闷别人送礼为什么要送书。

“来来来……叫一声姑妈听听”

“姑……姑妈”

“欸哈哈,你可跟盖勒特描述的一点都不一样啊。”

“他?他是怎么描述我的?”

“用他的原话是不可一世还喜欢擅用职权的班长,我昨天很好奇他怎么会请你和他一起复习功课,昨天我又没来得及作出正式的邀约邀请你来正式的吃个饭,所以今天早上催着老皮特早点下山请你来吃中饭”

什么人嘛,不就去班主任告了你一次状么还背着我说我坏话,亏我今天早上还以为是你派车去接我,感动半天呵。

正想着在他姑妈面前装作无意地再告他一状,教他做人,没想到盖勒特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窜了出来,“怎么,这么早就和我攀关系,过几天要认祖归宗啊”阴阳怪调地

欸他偷听了多久啊

“谁乐意和你攀关系了,我这是和你姑妈关系好哦,怎么?吃醋了?”阿不思天生就不知道示弱这两字怎么写。

巴希达仿佛还嫌热闹不够大似得,望着他俩一脸平静地补充到“我倒是觉得你俩挺般配的,盖尔,你不喜欢女孩子的话也可以试试和男生交往试试啊”

噗得一声阿不思刚刚喝的一口汽水悉数全面无死角地喷洒到盖勒特的脸上,让哈欠连天睡眼朦胧的盖勒特彻底地清醒。

“阿!!!!!!不!!!!!!!!!!思!!!!!!!!!!!!!!!!!!”

丝毫不知死活的阿不思爆发出了这些天最畅快最放肆的笑声。

盖勒特沉默了数秒,一只手擦了擦下巴上正在往下滴的汽水,另一只手挥向阿不思还未落下,就被巴希达一声呵了回去“我看你敢不敢欺负我未来侄媳妇儿”盖勒特望着顺势躺在姑妈怀里一脸得意的阿不思,心想“得了,这两人串通一气,自己以后还有地位可言么?”

那能怎么办啊,大丈夫能屈能伸吧,回房间了有的是时间收拾你。

想明白了的盖勒特转身又上了楼。

“去哪儿啊就等你吃饭了”

“洗澡!”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