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请催尼德普娶我

我就是那个焚琴烹鹤还要写首打油诗来赞叹其肉质鲜美的混球幸会呐

小时候看喜羊羊与灰太狼,一直觉得喜羊羊才是那个坏人,每次看他在汤罐里泡着的时候都急得要死, 希望灰太狼能直接割开他的喉咙放干血,切片下火锅。
凭什么你看起来比较弱势没长獠牙你就一直是受害者,就可以为所欲为?难道这世界就是这样是非颠倒,那么长一段时间我都以为自己是个怪物。
直到长大了才知道创作儿童看的动画片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做好做对的,很多的动画片传达的更像是大人以为的简单纯洁,是非分明,大伙齐齐演起了一场蹩脚的木偶戏,木偶脸上的颜料掩盖的是腐烂中空的木头。
或许蒂姆伯顿的电影才给小孩子看的,只有他一直站在孩子的高度,才能如此完美的还原了很多人童年时期有过无数幻想的《查理的巧克力工厂》和《爱丽丝梦游仙境》,对于一直被世人误解的哥特文化《剪刀手爱德华》也给出来完美的答卷,还有蒂姆伯顿自传式《文森特》里的小男孩,天赋异禀对他对蒂姆来说是馈赠也是诅咒。
凭一己之力在好莱坞里颠覆了所有人看这个世界的角度,嘲讽着所有人一直以来相信的美好幸福的假象,用一个个作品让那些试图用商业口水片洗脑大众的人闭嘴,方才能最黑暗处开出最美丽的花朵。
人总是向前走的,十七遇见他,明白这些其实都是不早不晚的,特别幸运。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