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请催尼德普娶我

我就是那个焚琴烹鹤还要写首打油诗来赞叹其肉质鲜美的混球幸会呐

第一次尝试这种文风,最近也是爱上了这种黑暗洛丽塔的风格,那些规整美丽下的虚假腐坏我毫无应对的办法相反混乱与疯狂反而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平静。你可以说我是疯子,但也好过某些“君子”。

丧钟敲了第十二下,死神收割的镰刀在地下拖出刺耳的噪音,配合着脚上带着的铃铛,还未入眠的人都听得见。
穿着白色蕾丝睡裙的小女孩挡在死神面前,高举起与她身形不符的巨大斧头,落下。
铃铛声停了一会儿转而更剧烈的晃动起来,已经入睡的人也被吵醒,真是扰人清梦。
女孩脱下染血的睡衣蹲下在死神的肚子里翻找,哦!你看,它还在跳动呢!
她把沾满血污的手指放在口里,与想象不同,浓郁粘稠,血腥中带着喜人的香甜,让人不知餮足。
好奇心驱使她仔细观察那颗跳动的心脏,那是一颗苍老、力竭的心脏,同样又充盈着鲜血。
她的手几乎要捧不住了,它实在是太大太重,于是她把手指伸进心房牢牢抓住再用力把它扯出来,血管肠子拖在地下到处都是,当然还有鲜血,她把它放在她平常和奶奶一起进餐的桌子上,继而在衣橱里找出她唯一一件没有补丁的洋装,这件衣服平时只有像是圣诞节那样的重大节日奶奶才会让她穿的衣服,她整理了裙摆还穿上了心爱的小皮鞋,就是带着后跟走路会嗒嗒嗒响的那种,像是要赴一场前所未有的盛宴。
现在是星期天凌晨呢,小女孩甜美的声音吟唱着圣歌,就是和奶奶去做礼拜的时候学会的那一首,一边往高脚杯里盛满鲜血,她也给自己的泰迪熊倒了一杯,盛宴应该是要邀请朋友的可她没有任何朋友。
没有准备甜品但是我们有很好的主菜,小女孩这样安慰自己。
她撕咬着品尝,急切地吞咽,学着大人的样子举起高脚杯与泰迪熊碰了碰杯一饮而尽。
快点快点伙伴们!我们还有事情要做。
因为丧钟还在滴滴答答……秒针分毫不差,铃铛声却不再拖得冗长,变得短促而欢愉。
第一天“死神大人,我只有奶奶这么一个亲人了,求您不要带走她,您相信我,她只是睡过头了,她会醒的。”
第二天“死神先生,你说为什么奶奶再也不睁眼看我了,我没有吵着要洋娃娃我也不要图画书,她为什么不爱我了?”
第三天“死神,我愿意用我的生命换奶奶醒过来,她给我织的毛衣还没完织完呢?不然这个冬天要怎么度过呢?”
第四天“为什么我奶奶不带我走,为什么丢下我……”
死神的叮咛仿佛还在耳边,“小女孩,看见这把镰刀了么?你把它抢过去你就能主管生死,而它是个永恒的诅咒,你,想好了吗?”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