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请催尼德普娶我

我就是那个焚琴烹鹤还要写首打油诗来赞叹其肉质鲜美的混球幸会呐

写作业写着写着就想到这段话
当时看的时候笑着笑着就哭了
现在想起来还是鼻子发酸
粉上楼诚大概是我少年时期最幸运的事了吧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