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请催尼德普娶我

我就是那个焚琴烹鹤还要写首打油诗来赞叹其肉质鲜美的混球幸会呐

小尖牙可爱死了❤
看电影的时候时候一直担心老迷糊把自己咬着了或者尖指甲把自己戳着了(゚⊿゚)ツ

我的跟前再没有任何声色犬马......

遇见你之前我拿着一把刀❤
遇见你之后我捧着一束花❤

我早早起床,做了你最爱吃的打卤面,还煎了一个鸡蛋卧在上面,边上的焦黄都恰到好处。
从庭院里摘下清晨还带有露水的玫瑰花,任由硬刺扎破手掌,用血滋养的花花瓣都带着傲人的鲜红,你肯定会喜欢的。
我帮你定的裙子今天到了,你明明最喜欢红色他却告诉我这一款只有白色,你说过不过分,明明只有玫瑰花那样的红色才能衬出你如雪洁白的肌肤,不过没关系我把它染成了红色等它干了我就给你穿上,只是你最近又瘦了不知道还合不合身。
你那个烦人的前男友又说要过来看你,我都说了多少次了你和我在一起很开心你不想出门。
等我忙完这些面也凉到刚刚可以入口的温度,花也换到了花瓶里。哦!还有蜡烛我把蜡烛点上差点忘了你怕黑。
只是你什么时候醒过来,看一眼我为你画的画,抱歉所有的画都差不多因为模特只摆了那一个姿势。
还有一个庭院的玫瑰花,我每天都有好好的施肥修剪,我敢保证你找不出一株杂草。
你那些瓶瓶罐罐我都不懂,你真应该看一看你现在的皮肤,我帮你敷再多的面膜它还是不停的起皱,脱落,我真的应该承认我不懂女孩的这些东西。
所以你打算什么时候醒过来,哪怕像以前嘶吼着说要离开我,让我放过你,告诉我你已经不爱我了?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
你不会说话了才好,你尖锐的嗓音让我不能思考,所以请原谅我把你的声带扯出来,但是我已经尽量把你剩下的部分拼起来了。
浴缸里的水怎么又凉了,我只好打开水龙头让热水源源不断的往外流,你的气色看起来不是很好我可不想你感冒。
“放下你手里的武器!我再重复一遍放下你手里的武器”
这些人是谁?为什么他们一直在对着我吼叫,好吵我的头好痛……但是我不会让这些人伤害你的。
“进去的两名警官已经受伤了,等一下一队一起冲进去,见到嫌疑人立马击毙,重复,见到嫌疑人立马击毙。”
嘭!枪声
然后才是沉重的倒地声
一具女性尸体,泡水腐烂程度严重无法估测确切死亡时间,两具男性尸体,一名嫌疑人一名昨晚登记失踪的服装店送货员。
一件滴血的红裙子……
满地的碗都盛着面,从发了霉的到冒着热气的,满地的颜料纸上画满了墙上画满了一个少女从鲜活到腐烂的过程,还有枯萎的花瓣。
腐尸的恶臭持续了整整三个月才完全散去,这栋别墅又整洁如新,位置正处于繁华街道交通便利售价又便宜,很快便有人登记入住。
哦,又是一对恩爱的情侣呢,我对她说
是啊,看他们脸上的笑多像我们曾经
我挽着她的手从花丛中走出来,她开始在春风里翩翩起舞,红色的裙摆掠过,弧度都恰到好处
我眯上眼睛,多么赏心悦目的风景啊。

一年三分之一的时间产出新的脑洞,三分之一的时间在摸鱼,三分之一的时间想弃坑。
自以为过得非常充实,今天看了看我的产出……
粉丝从两百掉到五十心里还一点逼数都没有,诸君我有愧……

上课逛lof看大家都在刷这句话,跟风一波hhh
当时看到这句话,就在想这样的温柔和美好如遇春风,我得有多幸运才能遇到楼诚和写出这句话的大大
给大大打电话嘿嘿嘿

“他成绩那么好怎么可能撒谎”
“他干嘛打你不是你自己犯贱”
“你干嘛先动手,你先动手就是你的错”
你要怎么回答老师的这些问题
“听说他家是卖猪肉的,好恶心啊”
“她这么丑也好意思和班长讲话,真不要脸”
“我看到她今天早上是她奶奶骑三轮车送来的,不嫌丢人”
“还第一名,真会抄”
你要怎么忍受这些大人眼中的“童言无忌”,整整六年或三年。
怎么足够坚强,因为所有人都觉得你在小题大做。
怎么心无芥蒂地原谅,因为不想成为心胸狭隘的小人。
无论是施虐者受虐者还是帮凶,请回答以上问题。

小时候看喜羊羊与灰太狼,一直觉得喜羊羊才是那个坏人,每次看他在汤罐里泡着的时候都急得要死, 希望灰太狼能直接割开他的喉咙放干血,切片下火锅。
凭什么你看起来比较弱势没长獠牙你就一直是受害者,就可以为所欲为?难道这世界就是这样是非颠倒,那么长一段时间我都以为自己是个怪物。
直到长大了才知道创作儿童看的动画片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做好做对的,很多的动画片传达的更像是大人以为的简单纯洁,是非分明,大伙齐齐演起了一场蹩脚的木偶戏,木偶脸上的颜料掩盖的是腐烂中空的木头。
或许蒂姆伯顿的电影才给小孩子看的,只有他一直站在孩子的高度,才能如此完美的还原了很多人童年时期有过无数幻想的《查理的巧克力工厂》和《爱丽丝梦游仙境》,对于一直被世人误解的哥特文化《剪刀手爱德华》也给出来完美的答卷,还有蒂姆伯顿自传式《文森特》里的小男孩,天赋异禀对他对蒂姆来说是馈赠也是诅咒。
凭一己之力在好莱坞里颠覆了所有人看这个世界的角度,嘲讽着所有人一直以来相信的美好幸福的假象,用一个个作品让那些试图用商业口水片洗脑大众的人闭嘴,方才能最黑暗处开出最美丽的花朵。
人总是向前走的,十七遇见他,明白这些其实都是不早不晚的,特别幸运。